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观察 >

加拿大小学作文题:没有预设,没有标准答案

编辑:青萌树语文加盟| 发布时间:2020-08-05

“为啥我们只讨论高考作文?因为其它科目都看不懂了……”
 
高考后,这个段子火了。某种程度上也说明,写作能力,是我们一生都要用到的能力,所以不健忘。
 
在加拿大,孩子们从小学开始,就会面对诸如:
《帮老师写一封辞职信》
《科技让这个世界变好了还是变化了?》
《如果你可以废除一条法律,会是哪一条?》
 
一类的命题。
 
小孩可以讨论社会命题吗?一定要正能量才是对的吗?面对有争议的观点,家长和老师如何跟孩子进行探讨?
下面来自一位妈妈的自述
 
换位思考
把成人的职业问题预先丢给孩子
 
 
在蒙特利尔四年级国际班学了一年法语后,我儿子一进入五年级正常班就拿到了这样一个作文题——《替课文中的老师角色写封辞职信》。要写清楚辞职的原因。文中老师遇到的事情是班上俩男生为一女生打架,把她吓坏了。
 
若放在中国的课文里,大概是个有关早恋、暴力的校规教育,老师会提供解决之道给孩子。这里的教育却是把成人的职业问题预先丢给孩子!学生太难管,老师怎么办?
 
作业纸的格式上给规定分配好了写人物传记、时代背景、作品赏析、编年大事的不同篇幅。哥哥的作文《我最喜欢的画家:卡拉瓦乔》
 
弟弟的作文《我最喜欢的画家:伦勃朗》
 
还有这样的法语作文题:“找到一个动物作画的案例(比如大象用鼻子作画),用新闻六要素叙述。并谈谈人类可以卖这幅画吗?”
 
这就象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《开讲啦》节目中被采访:“您觉得人工智能画能取代艺术家吗?”是个综合、深刻、需要前瞻性思考的题目。
 
不光是写作,英语演讲题目更吓我一跳。《科技(例如网络、电视……)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还是更坏了?》——我差不多是在成为记者7年后,读到《娱乐至死》、《乌合之众》之类的书才开始思考类似问题的。
 
为了帮助孩子们拓展思维,有时候每个孩子抽到的题目还不一样。《如果你可以增加一项税收,会是哪一项?》《如果你可以废除一条法律,会是哪一条?》这都是政治,却让小学生就敢于高谈阔论。
 
在《假如我是总统》这样的题目面前,大部分小孩都主张减税、免作业。
 
我家弟弟写了“把教育补贴都给法语,是对新移民的不公。我们不能支付了更贵的教育税后,还要为学英语自付学费。”法语老师说,“我也赞成”,并给了高分。
 
我家哥哥写了他要释放孟晚舟。想来老师都得查阅了资料才有把握批改。
 
在这个多元移民文化的国家,观点没有预设,没有说教,没有标准答案,却极为检验孩子的思考能力,对老师的判题水平更是有着超高的要求!
 
虚构未来
测试制度设计能力
 
加拿大小学生的作文常要求虚构,比如《一个新的超级英雄》。写作提示会给很多问题,需要在作文里一一解答,其实也帮到了小孩子的思考方向和行文顺序。
 
例如:“你的超级英雄有什么超能力?他会怎么做?”
 
因为是四年级结束时的英语期末考试题,我还记得哥哥写的是管控核武器的英雄,弟弟写的是避免飞机失事的空中警察。
《介绍一门宗教(非自己所信仰的)》。弟弟画了韦陀,介绍说他是中国的战神。
《介绍一门宗教(非自己所信仰的)》哥哥画了释伽牟尼,介绍说他是佛教的创始人。
再比如五年级的英语作文题《我的一次任务》。写作提示是你寻求什么样的任务和团队?你遇到反对者怎么办?
 
哥哥写的是浣熊反对我们市的居民侵占了它们的生存空间,由他领队谈判后给浣熊找了个宜居的海岛。
 
弟弟写的是外星人篡改了我们村的交通标识,他和小伙伴们骑着自行车去改了回来。
 
这类选题不是天马行空的虚构。只是跳出现实层面看一下,你对这个世界的担忧在哪里?都很触及孩子的价值观和制度设计能力。
 
批评的艺术
及时的评价和反馈
 
儿子告诉我,美术课上画自画像,有一个女生用日本动漫的风格,给自己画了个锥子脸、铜铃眼,老师笑了,说:“This is a face, but not your face.”对画得不好但涂色很认真的同学说:“Colorful!”然后再对他说:“Best!”再配合一个单眼眨动。孩子也听出了老师批评和表扬的分寸。
学期结束时,画下一系列自己最难忘的人。这是哥哥画的班主任。毫不避讳老师的胖。
这是弟弟画的班主任。如实画出了班主任的双下巴。
 
老师对所有按时完成、基本符合提示要求的作文都会先表扬Good job!但孩子也知道她接下来说的评语才是要改进的重点。
 
对于演讲这类家长看不见现场的打分,更是会有一个详细的表格,从立意到措辞,从讲话的音量、流畅度到眼神是否敢于接触观众、肌体是否紧张,都能逐条对应,让家长事后知道孩子的分被扣在了哪里?
 
如果说听讲是知识的输入,问答是知识的提取,那么作文绝对是知识的输出了。也是父母最能和孩子交流的一项。一般带回家写的作文我都会跟他们聊聊,以了解他们的思想水平。
有一次作文题是《我最爱的超级英雄》。早上我送他们去上学的车里,弟弟说:“妈妈你应该知道我喜欢谁?”
 
好吧,反转成亲子关系灵魂拷问了。我说:“雷神吧?”
 
哥哥说:“雷神在第四集里战斗力不强。”弟弟回:“那也不影响我喜欢。”
 
哥哥对我说:“我以前是喜欢美国队长的。可后来是钢铁侠壮烈牺牲才打赢灭霸的。而且美国队长变成了一个老人。现在我喜欢猎鹰吧,因为他是新任美国队长。”
 
我听着苗头不对。哥哥似乎在用排除法来表达对幸存者的喜欢。如果以后对女朋友做这样的表白,定会失去芳心的。
 
晚上爸爸跟他们继续这个话题。问哥哥:“你以前不是喜欢美国队长吗?怎么变了?”哥哥又把他的排除法说一遍。
 
他爸说:“那要是死了、老了你就不喜欢了,你是不是只喜欢现在当领导的那个呢?”哥哥急了,似乎有点意识到自己价值观不正。
 
他爸继续说:“真正的大英雄,不会白死,会让人怀念。你得跟我说说猎鹰有啥让你敬佩你,也能说服别人敬佩他的地方。不能光比当前战斗力。战斗力只是单纯的实力比拼,不能引起共鸣。”
 
无论孩子们目前是否同意我们的观点,我们都很享受这样各抒己见,也听取别人意见的家庭时光。
尽管提高孩子的写作水平难,打开孩子的心扉也难,协助他们建立对世界的认知更难,但无论是家长,还是老师出的作文题目,最好常常建立起一种对话的氛围。让孩子敢说,会说,说错了知耻而后勇。因为理,不辩不明。
 
来源 :网络(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)
 
编辑整理 :青萌树语文官方平台

 

相关推荐